远征军老兵龙英回忆远征军血战缅甸 亚博个人娱乐中心,yabo亚博,亚博app下载 下载地址

远征军老兵龙英回忆远征军血战缅甸

   信息来源:时间:2019-11-23 03:44:09

千年铜州 活力北流

  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时,龙英还是一位小兵在江西庐山中央暑期训练团站岗值勤。不久,蒋委员长代表最高当局宣布全面抗战,龙英决心去前线抗战,幸得上峰批准。编入参战部队。于1937年八月十三日,参加淞沪抗战,国军投入58个整编师,调入前线的都是国军的王牌劲旅,先后开赴淞沪地区抗日。58个整编师的的广大将士,大部分都在淞沪抗日战场上为国捐躯。最着名有谢团长,八百壮士。1938年春,龙英在武昌考入战干团,毕业时编入中央军官学校第十六期第十九总队。毕业后,于1940年冬,调到廖耀湘新二二师第66团第二营任营副。二二师在贵州庐山县一带整训了半年多后,于1941年向昆明调动。从此开始了远征缅甸,援英抗日,保卫中国当时唯一的国际交通线,“滇缅公路。”为保卫这条中国抗日的生命线,不被日寇“将死”,我军便改为赴缅援英的中国远征军。
远征缅甸芒市誓师
中国远征军未进入缅甸之前,已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因为当时的日军已侵入缅境,而远征军第五军先头部队尚在滇缅边境。龙英所在部队新22师,于42年2月下旬到达中甸边境的芒市。在誓师大会上同学吴昭义、周惠云、卢天舜誓言最为雄壮,而且在杀敌战斗中实现了黄埔军人的誓言,为国捐躯。
血战叶达西
首战叶达西,第五军第22师于3月29日攻克日寇所踞的南阳火车站,第66团张淮的第一营打头阵,固守前进阵地叶达西镇,限守三个昼夜。
四月一日以后,日寇派飞机对叶达西以北铁道线及桥梁等建筑物进行大规模轰炸。
四月六日下午,敌步兵在炮空火力掩护下向叶达西,张淮营发起猛攻。当鬼子兵跃到阵地前一百米时,龙英连长命令全连开火。这时一连中尉排长,周惠云抱着重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大批敌人尸横阵前。
当天,张淮营与团指挥所失去联系,被日寇包围。
七日凌晨,日寇大量增援。阵地前出现了敌坦克十余辆,掩护步兵进攻叶达西。血战到下午六时许,叶达西镇内敌我双方发生混战,营长张淮手持防坦克雷率领预备队第二连和侵入镇内的敌坦克和步兵展开血战,击毁敌坦克三辆。其中张淮营长亲手击毁敌坦克一辆后,不幸中弹倒下,为国捐躯了……
叶达西的战斗持续到七日黄昏时,张淮营阵地大半失守。仅凭龙英连所占火车站等坚固建筑物坚持战斗。这时,全营所剩官兵只有170余人。周惠云中尉阵亡。机一连连长卿奇负伤。龙英连少尉排长王子敬也负重伤。此时所有官兵都已宣誓。誓与阵地共存亡……
当晚午夜,龙英命敢死队潜入敌后缅民区将该区竹木结构建筑物点火燃烧,大火蔓延开来鬼子不得不撤出镇外。张营余部由副营长余汝于率领,在龙英连的掩护下,趁起火之机,从镇西森林中突出重围,在叶达西以北二十余华里处斯瓦河畔,与第65团阵地右翼,前方的第65团第6连,连长邱中岳所率领的一队70余人国军部队会合。
而此时,龙英连队官兵已三天没吃一顿饭了。幸得邱连长匀出干粮,部队才饱餐一顿。
负伤被弃九死一生
四月十二日,斯瓦河地区第65团,经过三天三夜浴血苦战,日军有近千人丧身在斯瓦河战场上。邱中岳还活抓了一个鬼子,师长赏了两仟元缅币。
四月十四日夜,第66团第二、三两营于沙朗地区与日军激战,伤亡很大,第六连连长彭光明,第四连中尉排长胡勋佰,第九连中尉排长卢天舜阵亡。第五连连长姜炳生负重伤。这仗难打啊!敌人有飞机,我们只有挨炸,敌人有大炮,我们只有挨打,敌人有坦克,我们只有拿血肉去和敌人钢铁去拼!
龙英掩护65团撤退后,钻入漆黑的森林,甩掉了尾追的鬼子,摸索前进,又奉命在汀谷河南岸占领阵地,当敌人坦克进入阵地前草丛中心时,一把大火从几处点燃。很快蔓延开来,大火烧死不少鬼子。坦克跑得快才救了它的命。
四月十五日傍晚,第66团一营龙英掩护团主力转移后于午夜撤退,不慎走入森林,迷失方向,竟于16日拂晓前摸到第65团三营八连的警戒阵地前方,被八连当鬼子打,天亮后才联系上。该连又一天没吃没喝了。当时第65团邓团长打电话告诉龙连长,叫他火速去救援谢团长,要龙连长沿柏油路东进以攻敌之背。在救出谢团长之后,龙英在战斗中被敌人炮弹皮击伤,龙英忍着钻心之痛,将弹皮拔出,简单包扎后,便令部队互相掩护向北撤退。撤到安全地带后,清点人数发现又少十一名士兵。至此,全连共牺牲81名士兵,只剩下47人。
龙连长到卫生所上药时,由于心力交瘁,伤口剧痛,昏倒在地。事后,龙连长才知,他已在担架上躺了三天,在后撤时与敌人遭遇,担架兵扔下他便随众跑了,幸好是鬼子捣了一下便撤。否则,早以命丧异国他乡。四月二十八日正午时分,邓团长乘部队准备转移的空暇,领着邱中岳连长和机二连连长陈志方乘装甲车到密丁格南方二十余里的比林接运两个因病落伍的士兵。回来快到新加因苗,路上发现了一个独行的中国军人。邱连长发现是我龙英,才搭车获救。
在车上邱连长告诉我,吴昭义在沙加雅地区支援第64团作战时英勇牺牲了。
在以后的战斗中,战斗更加残烈,4月29日从曼德勒撤退,挣扎着奔了二夜又一天半,来到伊落瓦底大江边。终于找到一条破船,我们很庆幸刚到对岸,敌人的机枪也打到我们身边了。
野人山上骨中华儿女魂
我军在杜军长率领下,沿曼德勒,密支那铁道北上,直奔密城时,第200师自棠吉向北直奔密到那、该师戴安澜师长、不幸中途在摩哥克壮烈殉国,部队从云南回国。先头部队第96师还末到达孟拱,日寇已捷足先登,占了密城。该师奉命自孟拱经葡萄、越野人山,高黎贡山回国,曾于埋通于敌人激战。副师长胡义宾等官兵阵亡。后在杜军长率领下,历经114天的时间,死亡一万七千人以上,到达印度时,只剩下4500人。而就是这4500人却成了驻印军的种子,在1943年12月反攻缅北打通中印公路,成为无坚不摧的钢军。
孟关之战
新38师从缅北新平洋向南前进,44年1月新22师第65团在新平洋南打洛地区全歼日军600余人。龙英所在第64团第一营,从二月中旬孟关之战起。一直打到六月底,血战五个月,该营作战特点是:作战时间长,俘获多(俘获敌重炮18门)再就是伤之大,从最初600多人到6月底,全营只剩下89人。包括11名军官在内,阵亡连长雷嘉祥,排长唐球,负伤军官一连长张绍曾,三连长刘国斌,龙英亦负伤。
在随后的战斗中,我新22师于六月十六日攻克卡盟,六月末与攻占孟拱的新38师会师。新22师在孟拱以北就地休整。
十月末,驻印军(新6军与新1军)又挥师南下,渡伊落瓦底江,克瑞古、八莫向中缅边境开进。以上是龙英在远征作战中的亲身经历。
只因祖国存亡、民族生死,已到最后关头,中华儿女,岂能怕死,为了国土完整、民族独立,龙英从抗战初始一直打到抗战胜利,龙英只是那个时代的缩影。在八年抗战中,有400多万国军将士捐躯沙场。用自已的血肉之躯筑起了一道民族的血肉长城,让我们永远不要忘记,他们为了“中华民族”而战,他们的英名将永垂清史,永远受到人民的尊敬与怀念。
谨以此文向所有幸存的抗战老战士致敬!
向为国捐躯的无名英雄致敬!

蜘蛛池